• Share on Google+
【战洪峰】暴雨之夜,武汉万人大转移 逃离“水袋子”
采集侠 2018-07-05

2016年7月8日,武汉市蔡甸区消泗乡港洲村的村民在傍晚时分还守护在堤岸上。(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/图)

一共有三千多名干部参与了此次大转移,这三千人分为了五个大组:协调组、人员核查组、交通组、思想工作组,以及治安组,其中负责敲门劝说群众的属于思想工作组。

在消泗乡,绝大多数都是留守老人,他们最不愿离开,“舍不得家里的东西,自己又搬不动东西,就都不肯走。”为了劝说他们赶紧上车离开,向英木和队员们只能自己亲自上阵给老人们搬东西。

上了车之后,整个公交车上的气氛也异常凝重。虽然旁边坐着都是相识的邻居,但是没有任何人聊天,“没心情”,周早英至今回忆起来仍有些伤心。

武汉蔡甸区消泗乡的7个民垸,就是7个“水袋子”。过去半个世纪里,这里兜住了武汉大部分洪水,而住在这里的人也最知道水的厉害。

水位是夏天最重要的度量衡,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熟记着自家的海拔,对照着大坝上的刻度,计算着自己的生活。

冬天筑坝,夏天防汛,每年7月到9月,都是兜水的日子。有时候到脚踝、有时候到小腿,偶尔的几年里,整个村庄都浸泡在水中。在这片云梦泽之地,人们世世代代与水为伴,与水相斗。

绝大多数时候,他们赶走了水。在2016年的夏天,他们被水放逐。

倾“缸”大雨

7月5日,前一场暴雨的积水仍没有退去,庄稼地里,水已经到了玉米秆的腰部。

早上8点新一轮暴雨又开始了,这一次雨下得更大了,“就像缸水从上往下泼”,当地一位官员形容说,从倾盆大雨下成了倾“缸”大雨。

气象部门的数据显示,从7月5日早上8时至7月6日凌晨6时,消泗乡降雨量达200毫米,“24个小时,下了全年三分之一的雨”。

挖沟村的王兰正在巡堤,这片位于村上游的堤坝,将来自洪北河上游的客水阻挡在外。水位还在上升,村民们在原有堤坝上又筑了一层子堤。

真正的危险还在上游。距离挖沟村不到五公里的南边湖垸民堤,早在两天前,水位已达到25.64米,而这里最高的防守能力只有25.50米,也就是说水位已经超过了防洪能力0.14米。

尽管如此,村民们依旧没有放弃,还在不断地加派人手,他们扛着沙袋垒高子堤。乡里也采取分流、限排等多种措施,试图保住大堤。受这座大堤庇护的是挖沟村、九沟村两个村的2206位村民。

王兰原本以为,这一次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,“一定能够守护”,堤坝上传来的消息也是溃漫已经控制住了。

不过,新一轮降雨使得情况急转直下,8点之后,南边湖民垸堤发生多处漫溃,其中一道溃口长达20米。9点,区防汛抗旱指挥部作出决断,“对附近的九沟村和挖沟村村民进行疏散转移”,他们是消泗乡最早一批转移的村民。

“如果堤坝仍能够抢救,首先是抢救堤坝。”蔡甸区水务局的总工程师吴国松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什么情况下进行转移,并没有严格的标准,所有的一切都要根据当时的情况现场研判,“一旦险情超出了控制,会威胁到人的安全,那就必须转移”。

在他们转移途中,通往挖沟村和九沟村的部分道路已经被水淹没,而良田里积蓄的洪水已经高达2米,洪水一触即发。

坏消息不断传来,消泗乡的第二道防线张沉堤,也出现了溃口。张沉堤包裹着的是沉湖和张家大湖两个相邻的大湖,洪水首先汇聚到湖中,是消泗乡的天然屏障。

消泗乡党委书记周军民说,“如果张沉大堤不出现问题,整个消泗乡都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”,但此时的洪水已经超出了这两个大湖的承受能力,并且水位仍在跳涨。

“沉湖张沉堤进洪口闸出现洪水漫堤,直接威胁到消泗乡14个村的村民生命安全。”吴国松说,他们首先还是在“抢”。直到下午5时左右,区防汛抗旱指挥部接到了来自张沉堤前线的消息,说此刻堤上的人力已经严重不足,洪水跳涨的速度超过了子堤搭建的速度,这意味着继续抢修堤坝已经不再可能。

此刻,上游东荆河洪北大堤水位已达26.94米,接近历史最高,并且还在疯涨,“一天之内上升了40厘米,相当于涨了半米的水”。

第二道防线已经失守,考虑到大雨持续和客水下泄的压力,蔡甸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决定对消泗乡人口进行转移。

根据人口转移安置方案,全乡12个村、1个社区以及水产中心全部转移到周边乡镇,共4951户、19138人,但其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外出务工,实际转移的人数在1.2万左右。

老人最不愿意离开

晚上6点,蔡甸区召开了紧急会议,宣布了大转移的决定,7点,消泗乡的转移正式开始。

村干部和区直机关的人员共同组成小分队,以自然村为单位挨家挨户敲门,罗汉村的敖少超是最早一批被通知的村民。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