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Share on Google+
为什么小众文艺片排片量少?
采集侠 2018-07-05

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(电影剧照/图)

这不显而易见嘛,看的人少,排的自然就少喽。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,可不可以通过多建影院,增加银幕总块数的方式,增加小众文艺片的放映机会?

“知道”(nz_zhidao)跟你谈谈小众文艺片的春天在哪里。

6年筹备、全程制作历时10年、采用胶片拍摄的电影《长江图》近日上映了。

但在《星际迷航3》、《冰川时代5》等国外大片夹击下,《长江图》票房不足200万。导演杨超非常失望,“在目前市场局面下,《长江图》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状态,或许我们的宣传资源比较少,没能转化成排片和上座。”

同样地,文艺片《路边野餐》上映的第七天,累计票房刚刚突破500万。而与这部影片同日上映的《陆垚知马俐》,票房已经突破1.55亿大关。

只放映10天,每天的全国排片占比不足百分之一,这部口碑爆棚、获得许多大牌导演如姜文、侯孝贤、许鞍华站台的文艺片,似乎还是摆脱不了文艺片“口碑获赞,票房扑街”的命运。

前段时间发生的制片人方励下跪求排片事件的余波渐趋平静,我们可以稍稍抽离众说纷纭的道德争议,客观探讨一下小众文艺片生存危机的制度根源。

事实上,舆论聚焦之后,《百鸟朝凤》绝处逢生,上映22天票房突破7000万。甚至获得了“密钥延期”,放映时间延长至7月6日。问题是,为了给《百鸟朝凤》排片,其他国产小众文艺片的上映档期被挤掉了。

回到开头的设问,那么是不是电影院多了,大银幕数量多了,就有了多余的资源去承接那些小众电影的放映?

很显然,答案是否定的。即便电影院对于影迷群体出现供大于求的状况,小众电影仍然很难分享到排片档期。这就要从中国电影发行的分成制度谈起。

“倒金字塔”自然排序

2001年,广电总局发布《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影业改革的若干意见》,开始正式推行“院线制”改革。而在此之前,我国电影产业的发行制度主要遵循以1993年发布的《关于当前深化电影行业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》为蓝本的初步市场化改革方案,笔者姑且称之为“片源制”。

片源制的模式比较接近于现在的视频网站“抢片源”,制作方公开竞卖影视产品版权,视频网站公开“竞拍”,通过层层角逐、讨价还价,价高者获得独家播放权。片源制与之类似——各地有实力的电影公司通过经济或者行政手段,在一个区域内“垄断”放映权。

院线制则受了国外大片“进口分账制”的启发,大致模式为电影在各个院线均有投放,制片方与电影院对票房按照一定比例分成。所以院线制也可以称之为“分账制”。

通俗而言,片源制为“一次性买断”,而院线制则是“业绩抽成”。姑且不论两种制度各自的优劣,电影院肯定都是希望赚钱的,为了多赚钱,他们肯定倾向于播放那些热门影片。

当然也有例外,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当年上映时,为了对抗外国进口大片的冲击,集中资源放映这部国产“文艺片”,从而一举破了国产电影票房纪录。

但更多时候,在片源制环境下,并不是所有电影院都能抢到热门影片的播放权,只有有实力的大电影公司才能抢到新片、大片的放映权,电影放映在一定区域内具有排他性。而那些小的电影院发不了新片、大片,只能放老片、“小片”,客观上就给文艺片留下了一线生机。

而改革成为院线制之后,每个电影院可供选择的片子目录一模一样。影片排片量的竞争,不再是影院与影院之间的独家放映权的争夺,而是影院内部,不同电影之间对一天内24小时时间段,以及一年365天黄金档期,也就是“档期排片”和“每日排片”的争夺。

通常情况下,在与好莱坞大片的直接对抗中文艺小众片很难占到便宜,不得已只能“攻其不备”,躲在大片与大片之间的档期缝隙里抢汤喝。文艺片《二次曝光》、《观音山》都是成功避开好莱坞大片的“档期排片”周期取得不错票房的。

反观之,“每日拍片”的争夺就残酷的多,因为电影院的排片是实时调整的,哪些电影看得人多,就有机会得到更多的排次数、更多块银幕数,从而形成一个“倒金字塔”结构的自然排序。

《百鸟朝凤》(电影剧照/图)

大银幕对小制作有着天然敌意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